推广 热搜:

阻止了她的动作,喉结耸动了几下,“不要开这种玩笑!

   日期:2020-10-29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叶枯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走到傲雪的门前,看了一眼残月,残月同样哀怨的看了他一眼,那眼中有一种男人的妒恨,叶枯没有理会他,
  叶枯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走到傲雪的门前,看了一眼残月,残月同样哀怨的看了他一眼,那眼中有一种男人的妒恨,叶枯没有理会他,径自推门进去,随即关门。

    残月握紧拳头,死死的盯着那扇门,为什么那个男人可以这样独占傲雪的宠爱,而对他,却连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   第一次,残月对自己的美貌不再自信,事实上,他也不喜欢自己的容貌,因为这张脸,他成了王孙贵族的玩物。

    叶枯走到傲雪的床边,傲雪依旧闭着眼睛,叶枯进来的时候,她就察觉到了,只是没有作声。

    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   傲雪睁开眼睛,慵懒的翻了一个身,笑眯眯的看着叶枯,手指点点身旁的位置,“坐下来!”

    叶枯皱眉,还是坐下来了,傲雪立刻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,叶枯刚要伸手推开,就被傲雪开口阻止了,“别动,就这样陪着我。”

    “为什么要把他拒之门外?”

    “你知道的,我不喜欢别人随便进我的房间,尤其是这种主动送上门的男人,我觉得很脏。”

    “那也不需要做的这么过分,如果让二公主知道……”

    “我就是要让二公主知道,我南宫傲雪的心思岂是随便让人明白的?”一边说着,手指一边在叶枯的大腿上来回画着圈圈,弄得叶枯一阵瘙痒,全身紧绷。

    “傲雪!”叶枯猛地抓住傲雪的手,阻止了她的动作,喉结耸动了几下,“不要开这种玩笑!”

    傲雪看着他隐忍的表情,扑哧笑了,“哈哈……你叫我傲雪?总算不是叫的公主,算了,不逗你了,小孩子……”

    “他现在还站在你门外,外面很冷。”

    “我知道,既然他愿意站,就让他站着好了!”傲雪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是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,“苦肉计嘛!我可不会心软,何况南宫傲雪原本做事风格就是如此,你觉得我应该心软吗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