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一个奶油蛋糕上头本该插着蜡烛的地方却是被五根断指取代,鲜血淋漓

   日期:2020-05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那一晚,裴钊很努力在霍城家赖了下来,从中饭赖到晚饭,晚饭后又赖着继续游戏,总之他是打定了主意要赖着留宿一晚再观察下他家
  那一晚,裴钊很努力在霍城家赖了下来,从中饭赖到晚饭,晚饭后又赖着继续游戏,总之他是打定了主意要赖着留宿一晚再观察下他家霍小城,结果两人玩到十点多,顾三推门进来传了个口讯。

    一个月前,临江的两大帮会义信永兴结成同盟,作为条件,永兴提供了义信一份毒品交易名单,名单上便是义信要挖出的帮中叛徒。

    只是证据直指的领头人级别并不高,霍城坚信这件事还有个幕后黑手,如果真如他所料,那人定是义信高层!

    裴家和霍家是世交,当年裴钊的父亲裴元禾亦是跟着霍城的父亲霍乾打天下的拜把兄弟,后来裴元禾脱离帮会开了公司,裴钊自也不再是能过问帮中事务的身份,他坐在一旁默不作声,听着顾三汇报近日发展,被抓出的领头人郭凯坚称所做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,背后再无主使。

    轻轻拨动着手中的游戏盘,霍城垂眼静静听着顾三汇报,其实在人后他一直都是这样颇为安静的样子,甚至冷淡中透着一丝迟钝…小时候看着这样的霍城裴钊一直觉得很好玩,总是爱去招惹他,稍大些后才顿悟霍城这虚有其表的人根本就不是能惹的对象,特别是在他不舒服的时候。

    因为人不舒服,就容易失去耐心,而霍城没耐心的时候,事情会变得异常恐怖…

    下一刻,便像是应了裴钊的判断,安安静静看似无害的霍城抬眼望了顾三几秒,忽然开口:“我记得郭凯有个女儿。”

    寂静的活动室里,落针可闻,显示屏闪动的光影中,顾三沉默三秒,微微点头:“是,马上五岁了。”

    是么…霍城抬头,片刻之后微微勾了唇:“五岁,很好的年纪呢。”

    他笑着这么说,今晚第一次,那淡漠黑瞳之中都仿似凝上了星点光亮,只是很久很久以前裴钊就知道,自莫姐姐走了以后,那双眼中的每一次神采,都跟好事再无关系。

    看着这样的霍城裴钊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却是最终没能说出口;

    算了,他高兴就好。

    ——

    三日之后,郭凯女儿生日当天,有人送去了一份大礼。

    那一晚,坚强的郭太太独自一人在卫生间里压抑着哭声跪了整整一晚,她的身前,一个奶油蛋糕,做得精致漂亮,上头本该插着蜡烛的地方却是被五根断指取代,鲜血淋漓!

    附着蛋糕送来的还有一张生日卡,上面很温馨的祝了小希希生日快乐,最后卡片上写道,好在希希今年才五岁,至少给爸爸留了一只完整的手,将来还是可以抱得起她的。

    满眼惊恐,郭太太看着那清秀的字迹写出这般残忍的话,而最可怖的是,那字迹她竟是认得!

    当年她同郭凯婚礼,大着肚子穿着婚纱在大堂门口险些绊倒,却是幸运的被一个男孩扶住,当时她万分羞赧,他却是给了她祝福,祝福她即将出生的孩子健康快乐。

    后来她才知道,男孩竟是丈夫帮会新任的当家,她好奇去翻了签名册,那印在红纸之上隽秀亦挺毅的名字,她至今仍记得…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