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他竟会慌乱,竟会恐惧,竟会被什么东西刺激成那样?

   日期:2020-05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她有着一张和她相像的容颜,他留下她,只为了,这张脸。她知道后,费尽心思拿到了女人的照片,并通过一切途径了解女人的个性,此
 她有着一张和她相像的容颜,他留下她,只为了,这张脸。

    她知道后,费尽心思拿到了女人的照片,并通过一切途径了解女人的个性,此后的时日里,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,她越来越像她,如果他要的是留下一个再也回不来的人,那么就由她来成全他最深的执念,她变成她,就能永远,留在他身边!

    绝对不要小看一个女人的爱情,就像苏怡可以为了爱十几年混在男人堆里拼杀,她也可以为了爱,带上一辈子的面具。只是啊,她终是会长大,她早已过了当年女人死去时的年纪,她已经,没有多少时间了…

    所以今晚,她一定要努力,把人留下来!

    ——

    郊区的夜,静谧无声,霍城在临近午夜时分才恍然醒来,愣了片刻才忆起这是周静雅的住处。

    两个月前的毒品交易牵涉出帮会叛徒,却至今没有查出幕后主使;异常忙碌的两个月疲劳积压,今天他依约来给周静雅过生日,竟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…

    霍城在清醒的下一刻翻身下床,没开灯的屋子里点着助眠的熏香,他听见楼下传来轻微响动,洗了把脸推门而出。

    早已过了吃饭的时间,一楼厨房的灯却仍亮着,系了围裙的姑娘正在里头忙碌,灶上小火煨的汤散着诱人香气,其他的菜虽然凉了,热一下也会非常美味。

    今晚的一切都按照计划顺利进行,周静雅非常满意。她很喜欢营造这样的气氛,心爱的男人在楼上休息,她则准备好两人的晚餐等他醒来,他睡眠很浅,却唯独能在她这里安心入睡,这一切在她心里都是特别的,像是一个温馨的小家,而他们,就像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夫妻。

    霍城当然不会知道,正是因为周静雅为了故意营造这样的气氛算准了时间离开家,他才会因为等人等得太困睡着了…午夜这样的时点是多么的暧昧,霍城下楼到了厨房,顾三则是一路尾随站到了客厅的立柱旁,一路上顾三悄悄观察了一下自家爷的反应,那张清淡容颜上却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   就像从不了解女孩的心思,霍城也从来感觉不到什么暧昧,他其实已经准备走了,到了厨房打算知会一声便离开,下一刻却是听见响动的周静雅一下回头望了过来,看见他顿了顿,随即露出了一个明媚笑容。

    那一刻,厨房柔亮的灯光打在女孩温和的眉眼上,如同夏日温暖的阳光将她笼罩,她一袭白裙,长发飘飘,柔柔静静的站在那片暖色里,如同夏日最清凉的一阵风,细微,却怡人。

    那一刻,霍城微微顿住脚步,沉沉的,望上了那张含笑容颜。眉目清婉,眸光澄净,周静雅在那直视得有些过于灼灼的视线中摆出她最温柔的模样,轻轻弯了嘴角:“城哥,吃蛋糕吗?”

    “…好。”

    ——

    其实,她又怎会不知道他原是要走了,不过她也笃信,只要看见她的笑容,他一定会留下来。

    捧出蛋糕,周静雅站到流理台前,感觉着不远处那沉默的视线还紧紧凝在她身上,那样固执强烈,感觉不到太多的爱意,却满是执念。

    五年来,每当她精心装扮过后,便会得到这样的效果;

    他会看着她,一直这样深深的看着她,却是什么,都不会做…

    五年的时间,他们的关系僵持在这个点上已经太久,她急切需要一个突破口。下一刻坚定心中信念,周静雅举刀切入蛋糕中心,却是一瞬感觉到一股异样阻力,只是当她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!

    巨大的一股鲜红水柱那一刻从蛋糕破口喷出,一下溅上她的胸口,瞬间将那一身白裙染成血红!

    周静雅吓了一跳,下意识往后一跳,却是混乱之间忽听耳边传来一声巨响!她恍惚着一偏头,竟是发觉流理台上的刀具翻落了一地,霍城一手撑在台子边缘,却支撑不住般往下滑,她惊呼一声,他猛一抬头,脸色竟是纸一样白,一双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慌乱!

    “城哥…?”

    周静雅吓得往前小跑两步,下一刻机敏的顾三已是一个箭步冲上来挡在了两人之间!周静雅一身白裙被血水浸透,那是真的血,一动,满是腥味的液体顺着她惨白的两条腿直往下流,印成瓷砖上一串鲜红的血脚印!

    同样味道,同样的颜色,记忆深处的画面一瞬涌上心头霍城剧烈喘息,抬眼望上那长发白裙满是血污,漆黑墨瞳骤然紧缩,下一刻他再也忍受不住胃里翻滚的灼痛,猛然起身朝厕所奔去!

    好好的一夜计划,竟是瞬息毁于一旦!周静雅愣了愣,随即追了过去!

    她吓坏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失态成这个样子!

    他竟会慌乱,竟会恐惧,竟会被什么东西刺激成那样?!浑身颤抖,周静雅无比恐慌,她害怕他的恐惧他的回避,他用那样的眼神看她,他会不会不要她了?!

    卫生间门口,顾三沉颜守候,看着周静雅一身血衣痛哭流涕的样子,忍了忍,终是开口:“周小姐与其在这哭,不如去换身衣服。”

    低沉男声一瞬入耳,周静雅愣着抬头,一瞬望上顾三平静的脸,那清冷声线似一瞬抽回了她的理智,她低头望上满身血迹,下一刻一咬牙转身往楼上跑去!

    只是啊,待到她飞快换了衣衫,将血污冲刷干净飞跑下来,一楼已经再无人影…愣愣的,她去空荡荡的卫生间呆站了一会儿,含着泪恍惚走回厨房,终是一扬手,将那“罪魁祸首”蛋糕狠狠摔在了地上!

    今晚的一切显然有人设计,那是一个很了解她也了解霍城的人,直接将她的优势变成软肋,狠狠捅了她一刀!

    浑身颤抖,周静雅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码,电话片刻接通。

    “苏!怡!”

    咬牙切齿两个字,带着最深的恨意,电话那头静了静,传来的女声云淡风轻。

    “周静雅。”

    狠狠的,用力攥紧手心,周静雅很想怒吼,很想发疯,很想诅咒这个贱女人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!

    只是啊,那所有的恨意在这一刻咀嚼下咽她生生压抑,再开口时,她声音微颤,问出了那个被视为禁忌,五年来无人胆敢给她答案的问题。

    “那个十年前…死掉的女人,她究竟,是怎么死的…!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